欢迎离开星光tv网!

促织的白话文翻译

白话文 工夫:2018-02-08 我要投稿
【http://szgarden.net/ - 白话文】

  《促织》是按事物发展的自然顺序记叙的,情节迂回多变,故事残缺。本篇小说从总体看是按末尾、发展、高潮、结局四部分记叙的。在本文之后又加上“异史氏曰”的一段作者评论。《聊斋志异》在小说前面常有作者对所写的人和事作出的评价,是作品的附带部分。以下是小编带来促织的白话文翻译的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协助。

  促织

  作者:蒲松龄

  原文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官方。此物故非西产;有华阴令欲媚上官,以一头进,试使斗而才,因责常供。令以责之里正。市中游侠儿得佳者笼养之,昂其直,居为奇货。里胥猾黠,假此科敛丁口,每责一头,辄倾数家之产。

  邑有成名者,操童子业,久不售。为人迂讷,遂为猾胥报充里正役,百计营谋不能脱。不终岁,薄产累尽。会征促织,成不敢敛户口,而又无所赔偿,忧闷欲死。妻曰:“死何裨益?不如自行搜觅,冀有万一之得。”成然之。早出暮归,提竹筒丝笼,于败堵丛草处,探石发穴,靡计不施,迄无济。即捕得三中间,又劣弱不中于款。宰严限追比,旬余,杖至百,两股间脓血流离,并虫亦不能行捉矣。转侧床头,惟思自尽。

  时村中来一驼背巫,能以神卜。成妻具资诣问。见红女白婆,填塞门户。入其舍,则密室垂帘,帘外设香几。问者爇香于鼎,再拜。巫从旁望空代祝,唇吻翕辟,不知何词。各各竦立以听。少间,帘内掷一纸出,即道人意中事,无毫发爽。成妻纳钱案上,焚拜如先人。食顷,帘动,片纸抛落。拾视之,非字而画:中绘殿阁,类兰若;后小山下,怪石乱卧,针针丛棘,青麻头伏焉;旁一蟆,若将跃舞。展玩不可晓。然睹促织,隐中胸怀。折藏之,归以示成。

  成反复自念,得无教我猎虫所耶?细瞻景状,与村东大佛阁逼似。乃强起扶杖,执图诣寺后,有古陵蔚起。循陵而走,见蹲石鳞鳞,俨然类画。遂于蒿莱中侧听徐行,似寻针芥。而心目耳力俱穷,绝无踪响。冥搜未已,一癞头蟆猝然跃去。成益愕,急逐趁之,蟆入草间。蹑迹披求,见有虫伏棘根。遽扑之,入石穴中。掭以尖草,不出;以筒水灌之,始出,状极俊健。逐而得之。审视,巨身修尾,青项金翅。大喜,笼归,举家庆贺,虽连城拱璧不啻也。上于盆而养之,蟹白栗黄,备极护爱,留待限期,以塞官责。

  成有子九岁,窥父不在,窃发盆。虫跃掷径出,迅不可捉。及扑动手,已股落腹裂,斯须就毙。儿惧,啼告母。母闻之,面色灰死,大惊曰:“业根,死期至矣!而翁归,自与汝复算耳!”儿涕而去。

  未几,成归,闻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儿,儿渺然不知所往。既而得其尸于井,因此化怒为悲,抢呼欲绝。夫妻向隅,茅舍无烟,相对默然,不复聊赖。日将暮,取儿藁葬。近抚之,气息惙然。喜置榻上,半夜复苏。夫妻心稍慰,但儿神情痴木,奄奄思睡。成顾蟋蟀笼虚,则气断声吞,亦不复以儿为念,自昏达曙,目不交睫。东曦既驾,僵卧长愁。忽闻门外虫鸣,惊起觇视,虫宛然尚在。喜而捕之,一鸣辄跃去,行且速。覆之以掌,虚若无物;手裁举,则又超忽而跃。急趋之,折过墙隅,迷其所在。彷徨四顾,见虫伏壁上。审谛之,短小,黑赤色,顿非前物。成以其小,劣之。惟彷徨瞻顾,寻所逐者。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视之,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长胫,意似良。喜而收之。将献公堂,惴惴恐不当意,思试之斗以觇之。

  村中少年坏事者,驯养一虫,自名“蟹壳青”,日与子弟角,无不胜。欲居之以为利,而高其直,亦无售者。径造庐访成,视成所蓄,掩口胡卢而笑。因出己虫,纳比笼中。成视之,庞然修伟,自增惭怍,不敢与较。少年固强之。顾念蓄劣物终无所用,不如拼博一笑,因合纳斗盆。小虫伏不动,蠢若木鸡。少年又大笑。试以猪鬣毛挑逗虫须,仍不动。少年又笑。屡撩之,虫暴怒,直奔,遂相腾击,振奋作声。俄见小虫跃起,张尾伸须,直龁敌领。少年大骇,急解令休止。虫翘然矜鸣,似报主知。

  成大喜。方共瞻玩,一鸡瞥来,径进以啄。成骇立愕呼,幸啄不中,虫跃去尺有咫。鸡健进,逐逼之,虫已在爪下矣。成仓猝莫知所救,顿足失色。旋见鸡伸颈摆扑,临视,则虫集冠上,力叮不释。成益惊喜,掇置笼中。

  翼日进宰,宰见其小,怒呵成。成述其异,宰不信。试与他虫斗,虫尽靡。又试之鸡,果如成言。乃赏成,献诸抚军。抚军大悦,以金笼进上,细疏其能。既入宫中,举天下所贡蝴蝶、螂螳、油利挞、青丝额一切异状遍试之,莫出其右者。每闻琴瑟之声,则应节而舞。益奇之。上大嘉悦,诏赐抚臣名马衣缎。抚军不忘所自,无何,宰以卓异闻。宰悦,免成役。又嘱学使俾入邑庠。后岁余,成子肉体复旧,自言身化促织,轻盈善斗,今始苏耳。抚军亦厚赉成。不数年,田百顷,楼阁万椽,牛羊蹄躈各千计;一出门,裘马过世家焉。

  异史氏曰:“天子偶用一物,未必不过此已忘;而奉行者即为定例。加以官贪吏虐,民日贴妇卖儿,更无休止。故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独是成氏子以蠹贫,以促织富,裘马扬扬。当其为里正,受扑责时,岂意其至此哉!天将以酬长厚者,遂使抚臣、令尹,并受促织恩荫。闻之:一人飞升,仙及鸡犬。信夫!”

  译文

  明朝宣德年间,皇室里盛行斗蟋蟀的游戏,每年都要向官方征收。这东西本来不是陕西出产的。有个华阴县的县官,想巴结下属,把一只蟋蟀献上去,下属试着让它斗了一下,显出了英勇善斗的才能,下级于是责令他常常供应。县官又把供应的差事派给各乡的里正。于是市上的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捉到好的蟋蟀就用竹笼装着喂养它,抬高它的价钱;储存起来,当作珍异的货物一样等待高价出售。乡里的差役们狡诈刁诈,借这个时机向老百姓分摊费用,每分摊一只蟋蟀,就常常使好几户人家破产。

  县里有个叫成名的人,是个念书人,长期未考中秀才。为人拘束,不善说话,就被刁诈的小吏报到县里,叫他担任里正的差事。他想尽方法还是摆脱不掉(任里正这差事)。不到一年,微薄的家产都受拖累赔光了。正好又碰上征收蟋蟀,成名不敢讹诈老百姓,但又没有抵偿的钱,忧虑苦闷,想要寻死。他妻子说:“死有什么益处呢?不如本人去寻觅,也许还有万一找到的希望。”成名以为这些话很对。就早出晚归,提着竹筒丝笼,在破墙脚下。荒草丛里,挖石头,掏大洞,各种办法都用尽了,最终没有成功。即使捉到二、三只,也是又弱又小,不合规格。县官定了限期,严峻追逼,成名在十几天中被打了上百板子,两条腿脓血淋漓,连蟋蟀也不能去捉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只想自杀。

  这时,村里来了个驼背巫婆,(她)能借鬼神预卜凶吉。成名的妻子预备了礼钱去求神。只见红颜的少女和白发的老婆婆挤满门口。成名的妻子走进巫婆的屋里,只看见暗室拉着帘子,帘外摆着香案。求神的人在香炉上上香,拜了两次。巫婆在旁边望着空中替他们祷告,嘴唇一张一合,不知在说些什么。大家都肃敬地站着听。一会儿,室内丢一张纸条出来,那下面就写着求神的人心中所想问的事情,没有丝毫差错。成名的妻子把钱放在案上,像前边的人一样烧香跪拜。约一顿饭的工夫,帘子动了,一片纸抛落上去了。拾起一看,并不是字,而是一幅画,当中绘着殿阁,就像寺院一样;(殿阁)前面的山脚下,横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长着一丛丛荆棘,一只青麻头蟋蟀伏在那里;旁边有一只癞蛤蟆,就仿佛要跳起来的样子。她展开看了一阵,不懂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下面画着蟋蟀,正跟本人的心事暗合,就把纸片折叠好装起来,回家后交给成名看。

  成名反复思索,难道是指给我捉蟋蟀的地方吗?细看图下面的景物,和村东的大佛阁很相像。于是他就忍痛爬起来,扶着杖,拿着图离开寺庙的前面,(看到)有一座古坟高高隆起。成名沿着古坟向前走,只见一块块石头,仿佛鱼鳞似的陈列着,真像画中的一样。他于是在野草中一面侧耳细听一面慢走,仿佛在找一根针和一株小草似的;但是心力、视力、耳力都用尽了,结果还是一点蟋蟀的踪迹响声都没有。他正用心探求着,突然一只癞蛤蟆跳过去了。成名愈加惊奇了,急忙去追它,癞蛤蟆(曾经)跳入草中。他便跟着癞蛤蟆的踪迹,分开丛草去寻觅,只见一只蟋蟀趴在棘根下面,他急忙扑过去捉它,蟋蟀跳进了石洞。他用细草挑逗,蟋蟀不出来;又用竹筒取水灌进石洞里,蟋蟀才出来,外形极端俊美强健。他便追逐着抓住了它。细心一看,只见蟋蟀个儿大,尾巴长,青色的脖项,金黄色的翅膀。成名特别高兴,用笼子装上提回家,全家庆贺,把它看得比无价之宝的宝玉还珍贵,装在盆子里并且用蟹肉栗子粉喂它,爱护得周到极了,只等到了期限,拿它送到县里去缴差。

  成名有个儿子,年九岁,看到爸爸不在(家),偷偷打开盆子来看。蟋蟀一下子跳出来了,快得来不及捕捉。等抓到手后,(蟋蟀)的腿已掉了,肚子也破了,一会儿就死了。孩子惧怕了,就哭着告诉妈妈,妈妈听了,(吓得)面色灰白,大惊说:“祸根,你的死期到了!你爸爸回来,自然会跟你算帐!”孩子哭着跑了。

  不多时,成名回来了,听了妻子的话,全身仿佛盖上冰雪一样。怒喜洋洋地去找儿子,儿子无影无踪不知到哪里去了。后来在井里找到他的尸体,于是怒气立刻化为悲痛,呼天喊地,悲痛欲绝。夫妻二人对着墙角流泪哭泣,茅屋里没有炊烟,面对面坐着不说一句话,再也没有了依托。直到傍晚时,才拿上草席预备把孩子掩埋。夫妻走近一摸,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他们高兴地把他放在床上,半夜里孩子又清醒过去。夫妻二人心里稍稍宽慰一些,但是孩子神情呆呆的,气息微弱,只想睡觉。成名回头看到蟋蟀笼空着,就急得气也吐不出,话也说不下去,也不再把儿子放在心上了,从早晨到天明,连眼睛也没合一下。东方的太阳曾经升起来了,他还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忧虑。他突然听到门外有蟋蟀的叫声,吃惊地起来细看时,那只蟋蟀仿佛还在。他高兴得动手捉它,那蟋蟀一跳就走了,跳得非常快。他用手掌去罩住它,手心空荡荡地仿佛没有什么东西;手刚举起,却又远远地跳开了。成名急忙追它,转过墙角,又不知它的去向了。他东张西望,四下寻觅,才看见蟋蟀趴在墙壁上。成名细心看它,个儿短小,彩色色,立刻觉得它不象先前那只。成名因它个儿小,看不上。(成名)仍不住地来回寻觅,找他所追捕的那只。(这时)墙壁上的那只小蟋蟀,突然跳到他的衣袖上了。再细心看它,外笼统土狗子,梅花翅膀,方头长腿,觉得仿佛还不错。高兴地收养了它,预备献给官府,但是心里还很不踏实,怕不合县官的心意,他想先试着让它斗一下,看它怎样样。

  村里一个喜欢多事的年轻人,养着一只蟋蟀,本人给它取名叫“蟹壳青”,(他)每日跟其他少年斗(蟋蟀)没有一次不胜的。他想留着它居为奇货来牟取暴利,便抬高价钱,但是也没有人买。(有一天)少年直接上门来找成名,看到成名所养的蟋蟀,只是掩着口笑,接着取出本人的蟋蟀,放进并放着的笼子里。成名一看对方那只蟋蟀又长又大,本人越发惭愧,不敢拿本人的小蟋蟀跟少年的“蟹壳青”比赛。少年坚持要斗,成名心想养着这样低劣的东西,终究没有什么用途,不如让它斗一斗,换得一笑了事。因此把两个蟋蟀放在一个斗盆里。小蟋蟀趴着不动,呆呆地象个木鸡,少年又大笑。(接着)试着用猪鬣挑逗小蟋蟀的触须,小蟋蟀依然不动,少年又大笑了。挑逗了它好几次,小蟋蟀突然大怒,直往前冲,于是相互斗起来,腾身举足,彼此相扑,振翅叫唤。一会儿,只见小蟋蟀跳起来,张开尾,竖起须,一口直咬着对方的脖颈。少年大惊,急忙分开,使它们中止扑斗。小蟋蟀抬着头振起翅膀得意地鸣叫着,仿佛给主人报捷一样。成名大喜,(两人正在欣赏)突然来了一只鸡,直向小蟋蟀啄去。成名吓得(站在那里)惊叫起来,幸喜没有啄中,小蟋蟀一跳有一尺多远。鸡又大步地追逼过去,小蟋蟀已被压在鸡爪下了。成名吓得惊慌失措,不知怎样救它,急得直跺脚,神色都变了。突然又见鸡伸长脖子扭摆着头,到跟前细心一看,原来小蟋蟀已蹲在鸡冠上用力叮着不放。成名越发惊喜,捉下放在笼中。

  第二天,成名把蟋蟀献给县官,县官见它小,痛斥成名。成名讲述了这只蟋蟀的奇特本领,县官不信。试着和别的蟋蟀搏斗,一切的都被斗败了。又试着和鸡斗,果真和成名所说的一样。于是就奖赏了成名,把蟋蟀献给了巡抚。巡抚特别喜欢,用金笼装着献给皇帝,并且上了奏本,细心肠叙说了它的本领。到了宫里后,凡是全国贡献的蝴蝶、螳螂、油利挞、青丝额及各种稀有的蟋蟀,都与(小蟋蟀)斗过了,没有一只能占它的下风。它每逢听到琴瑟的声响,都能按照节拍跳舞,(大家)越发觉得出奇。皇帝愈加喜欢,便下诏赏给巡抚好马和锦缎。巡抚不遗忘益处是从哪来的,不久,县官也以才能出色而出名了。县官一高兴,就免了成名的差役,又吩咐主考官,让成名中了秀才。过了一年多,成名的儿子肉体复原了。他说他变成一只蟋蟀,轻快而擅长搏斗。如今才清醒过去。巡抚也重赏了成名。不到几年,成名就有一百多顷田地,很多高楼殿阁,还有成百上千的牛羊;每次出门,身穿轻裘,骑上高头骏马,比官宦人家还阔气。

  异史氏说:“皇帝偶然运用一件东西,未必不是用过它就遗忘了;但是下面执行的人却把它作为原封不动的常规。加上官吏贪心暴虐,老百姓一年到头抵押妻子卖掉孩子,还是没完没了。所以皇帝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老百姓的性命,不可无视啊!只要成名这人由于官吏的损害而贫穷,又由于进贡蟋蟀而致富,穿上名贵的皮衣,坐上豪华的车马,得意扬扬。当他充当里正,遭到责打的时分,哪里想到他会有这种境遇呢!老天要用这酬报那些老实奸诈的人,就连抚臣、县官都遭到蟋蟀的恩惠了。听说‘一人得道成仙,连鸡狗都可以上天。’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啊!”

抢手文章
引荐文章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星光tv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友情链接:星光tv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星光tv  黑哥看片  星光tv  黑哥看片  星光tv  星光tv  黑哥看片  星光tv  星光tv  黑哥看片  星光tv  黑哥看片  黑哥看片  星光tv  黑哥看片  星光tv